寻梦环游记:就算世界无童话作者:逍遥

寻梦环游记 Coco

   何为皮克斯?何为迪士尼?

   这个问题放在十年前,是非常好回答的:刚刚进入创作巅峰的皮克斯,在娱乐性和艺术性之间如鱼得水,在保持情感力量的同时,能够很好地塑造富有魅力的角色和故事。而再后《玩具总动员3》时代,与本家迪士尼之间不可避免的水乳交融之后,我们见到的是从《魔发奇缘》《无敌破坏王》,走到《冰雪奇缘》《超能陆战队》,并给出《疯狂动物城》这样在创意和思想上都令人侧目的迪士尼动画,而皮克斯自己则陷入了长期的失焦和调整期。续集开发反响平平,过度关注画面效果,故事普适性的萎缩,新人接棒困难,五元老连番上阵也难掩工作室在原创力上的持续下跌——唯一值得提起的《头脑特工队》,也是个毛刺颇多,概念远大于故事本身的实验性作品。

   在这个(元老之首约翰·拉塞特也因为性骚扰丑闻暂时离职的)时候,皮克斯急需一部提振士气的作品。

   于是,完美收官《玩具总动员》系列的李·昂克里奇再次站了出来。

寻梦环游记 Coco


   和近年迪士尼动画类似,《寻梦环游记》的身上也有着二重血液的加护:来自皮克斯的成人化主题以及复杂而易于理解的情节,以及来自迪士尼的幽默细胞、歌舞和美学特点。与同样采取异国文化作为承载故事主体的《海洋奇缘》相比,《寻梦环游记》在墨西哥文化的传播基础上有着先天优势,无论是民族音乐,民间传说还是传统设计,都十分引人入胜。

   在大多数时间里,《寻梦环游记》和《回到未来》之间有着有趣的映照。而以迪士尼的角度来看,这部热闹非常的喜剧中,每隔几分钟就有华丽的动作片段给观众大饱眼福;当然,这也是一部典型的皮克斯电影,潜移默化地建立情感攻势。而有趣的是,这一公式已经被皮克斯用上了二十年之久,但依然简单直接且有效。

寻梦环游记 Coco


   虽然和2014年的《生命之书》撞车,但《寻梦环游记》的身上依然能看到属于皮克斯的创新精神。虽然电影本体依然是表现夸张的动画,但在材质效果,尤其是皮肤和金属上的卓越表现几乎能够让人产生实感。然而,比动画技术上的更新换代更让人愉快的,是动画师们对老式相机在物理空间中的位移和失焦的模仿——这是近年来被皮克斯极大忽视的重要方面。

   对于皮克斯来说,制作一部好的动画,要比探索虚无缥缈的新概念更为要紧。

寻梦环游记 Coco


   虽然早早就建立了故事上的悬念,但《寻梦环游记》没有采取传统的侦探故事加以展开,而是通过《爱丽丝漫游仙境》式的兔子洞,达成了一场别致的冒险。马修·奥德里奇和阿德里安·莫里纳创作的剧本在故事水平上有着明显提升,使得个人对家庭,子代对亲代的追根溯源显得既轻松愉快又不刻意——这在最近的皮克斯电影中显得颇为难得。

   在这样一个故事中,一个重要的桥梁就是家庭照片,如何利用这些照片将故事串联,是一个非常讨巧的课题,而皮克斯完成得很好。自《飞屋环游记》以来,皮克斯还从来没有如此深刻地挖掘隔代之间的关系。虽然在表面上是异国情调的墨西哥文化,但内里依旧是皮克斯经典的高度包容,对家庭观念的维护和赞颂,使其做到了超越文化背景——这远比《头脑特工队》的典型美式家庭要更容易令人接受。

寻梦环游记 Coco


   其最终结果,就是为不同的观众都能提供足够丰富的观影体验:一个有关家庭和文化的故事,一个有关死亡和开解的故事,以及一个充满拉丁活力的故事。和一年前的《海洋奇缘》相比,《寻梦环游记》反映的是非美国语境下,人们对精神和文化的观点,而不是以一种“换皮”的方式,带着观众万花筒一日游。因此,即使《寻梦环游记》在成就上远远不如08-10年的皮克斯巅峰三连击,但以其独创性和拉丁风情,足以让近年乏力的皮克斯重新焕发生机。

寻梦环游记 Coco


   何为迪士尼?何为皮克斯?

   过去的迪士尼对社会议题敬而远之,但现在不会了;过去的皮克斯从来没有歌舞秀,但现在有了。但《寻梦环游记》还是像大多数的皮克斯经典作品一样,充满了对电影史的重视,特别是动画史——有不少角色几乎是从上世纪30年代的卡通短片以及宫崎骏那里直接借用过来的。而宽银幕的构图也值得注意,将大量人物置于同一个画面中,从头到脚以老式音乐剧和80年代好莱坞喜剧的形式加以装饰。

   就此,我们也应该发现,让皮克斯真正成为皮克斯的,并不是一次又一次的狗血煽情,而是对电影和CG动画的真挚热爱。只要如此,就算世界上的童话都用光了,皮克斯也能再造一个出来。


   这也许才是皮克斯的真正模样。


寻梦环游记 Coco

欢迎微信扫码关注我们~
时间:2017-12-11 分类:喜剧\动画 标签:
分享到:

亲,你怎么看?